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卿卿我小说 > 都市 > 三国之最风流 > 111 阎柔宣威潞河北(四)

三国之最风流 111 阎柔宣威潞河北(四)

作者:赵子曰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15 03:30:58 来源:258中文

司马刘志、张文在堂上,两人停下话头,等待荀成。

荀成细细地看过荀贞的来檄,抬起头来,说道:“公达报称军府,袁谭领兵数千,出邺县,往我平原郡来。明公令我不必理会,叫我以安抚州内为务。”

刘志、张文对视一眼,两人俱皆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疑惑。

张文说道:“明公,青州初得,士心未安,尤其平原郡,因为此前田楷穷兵黩武,屡与冀州相斗之故,现下郡内更是民不聊生,贼寇丛生,单只这些贼寇,赵将军要想把之尽数剿灭就已很费功夫,况如今袁谭统兵来犯?内忧外患,只怕平原抵挡不易。这个时候,理当重视才是,君上却为何叫明公不必理会,仍以安抚州内为务?”

荀成简单地转述了下荀贞告诉他的那些原因。

刘志说道:“原来如此!明公,若按君上所示,袁谭的此番侵犯我境,倒的确是不必过於重视。……不过,以志愚见,青州毕竟是新得之土,为完全起见,明公最好还是作些预备为上。”

荀成沉吟片刻,说道:“加上田楷、秦干两部郡兵,子龙用来抵挡袁谭进犯的兵马,数在四千上下。这与袁谭所部兵相差无几。平原郡内现下虽然盗寇众多,这些盗寇有投靠袁谭的可能,但子龙有城池为凭,亦足能打消袁谭的这点额外优势。我确实是不必给他增兵支援。但你说得也对,小心无大错,这样吧,我调孟涂回来,叫他暂屯临淄。如此,子龙那边如果有急,便令孟涂驰援;子龙如是不须援兵,则也不影响震慑黄巾各部降卒,稳定州内。”

“孟涂”,便是荀濮。

荀濮本是与赵云一起屯驻在历城的。赵云升任平原相后,荀濮就和他分开了。现在荀濮屯驻在北海郡。临淄所在的齐国西与乐安、济南两郡俱接壤,距离平原郡只有两百里地。把荀濮调回来后,万一赵云那边告急,从临淄赶去驰援会是很快的。

刘志说道:“明公此议甚佳,正该如此。”

“先不说这个了。你俩接着说,王规他们都给你们说什么了?”

刘志应了声“是”,说道:“除掉操持威权,擅杀左承祖外,王子法说,孔北海托名仁义,而不体恤民生,自他之郡以来,根本就没有行过春,从来不曾劝农耕桑,与圣人所述之‘仁义’,其实背道而驰。”

子法,是王规的字。

荀成皱起眉头,说道:“北海到郡的时候,北海郡中已是黄巾肆虐,他如何能够行春?这一条不可用也。还有什么?”

刘志说道:“下吏也觉得此条不可用。还有就是,刘孔慈说当年黄巾贼渠帅张饶等共二十万众从冀州败退回来,孔北海不自量力,拒不听从时为北海郡吏的刘别驾之劝,非要截击张饶等,遂逆击之,结果大败,兵士、百姓因此而死者何止数万!兵、民死了这么多,他却犹无悔意。”

“刘别驾”,说的是刘谦。

荀成略作思忖,说道:“此条可以一用。还有么?”

张文犹犹豫豫地说道:“下吏在一个北海郡吏中听得,说孔北海曾经私下与人言道‘我大圣之后,而见灭於宋,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

荀成怔了下,说道:“‘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这……,这是孔北海说的么?”

张文挠了挠脖子,说道:“不敢隐瞒明公,这话,文实际上也难以相信。”

“那告诉你此事之吏何在?”

张文说道:“还在北海。”

“你把他召来,我当面问之。”

张文应道:“诺。”

所谓“我大圣之后,而见灭於宋,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这句话,后半段话的意思很好理解,“卯金刀”者,即“刘”也,有天下的,不一定是姓刘的才成。

前半段话,说的则是孔氏祖先的一段故事。

原话出自鲁国大夫釐子,釐子病危的时候,对他的嗣子说“孔丘这个人,是圣人的后代,他的祖先在宋国灭败。他的先祖弗父何本来继位做宋国国君,却让位於他的弟弟厉公”等等。

这前

半句,本来只是孔氏祖先的经历而已,可如果加上那后半句,将之放到“我大圣之后,而见灭於宋,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这一整句中的话,那意思就全然变了,变成好像孔融是在暗示刘姓天子可以学他的先祖,像他的先祖让位於弟那样,禅让天下於别姓。

此事如真,便是不折不扣的大逆不道。

但老实说,荀成不信孔融会说这话,张文也不信。

可话又说回来,信也好、不信也好,只要有人证,这事儿就可以操作。

张文应诺之后,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

荀成说道:“何事?”

张文说道:“这件事下吏是从另一个郡吏处听来的,这郡吏言称,孔北海尝言‘父之於子,当有何亲?论其本意,实为**发尔。子之於母,亦复奚为?譬如寄物缻中,出则离矣’。……明公,较北海之性,此话像是真的,像是他可能会说的。”

“父之於子,当有何亲?论其本意,实为**发尔。子之於母,亦复奚为?譬如寄物缻中,出则离矣”,意思是说父亲对於儿子有什么可以亲近的呢?推究他的本意,实在是**冲动的产物罢了;孩子对母亲又算什么呢?就好比把东西放在罐中,拿出来就离开了。

孔融性子狂傲,自视甚高,甚至可以说,他是一个自大自负的人。

这一点从他居然敢逆击二十万众的黄巾军就可以看出。莫非连他自己根本无有用兵之能都不知,又他莫非连以区区一郡之兵,何以能抗二十万黄巾之众都不清楚么?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原因只有一个,只能用目空一切,太过自大解释。

往轻了说,他缺少自知之明,往重了说,他是不知道他自己有几斤几两。

如此性格狂傲的一个人,他是有可能会说出这等不孝之论,说出这等惊世骇俗之言的。当然,他说出这样的话,不代表他就是个不孝的人,这种话可能只是他发的一个议论罢了。

然而不管是不是仅为议论,汉家以孝治天下,此等不孝之言,一旦确凿果是他说的,那他在士林中的名誉定然会陡然下降。这对荀成完成的任务而言,却是有利的。

荀成令道:“把这个吏员也召来,等我一一切实问过,你俩就开始向外散播。”

刘志、张文应诺。

“还有别的么?”

两人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

张文忍不住说道:“明公,孔北海尽管狂妄,然他在北海郡的一些作为,确实还是值得称道的。下吏这次在北海郡吏,乃至包括黄巾降率处,都听到了不少对他的好话。他聚拢为黄巾所误的男女数万人,重置城邑,以作安顿,设立学校,表显儒术,荐举贤良郑玄、彭璆、邴原等;郡人甄子然、临孝存知名早卒,北海恨不及之,乃命配食县社;其余虽一介之善,莫不加礼焉;郡人无后及四方游士有死亡者,皆为棺具而敛葬之。种种崇儒、德行,颇多矣!”

跟着荀贞久了,荀成的眼光如今也是早已大开。

听了张文列举的孔融在北海所作的这些崇儒、德行之事,荀成不以为然,说道:“司马谬哉!”

张文问道:“敢问明公,何处谬也?”

荀成正色说道:“孔文举的这些作为,只能说是小仁、小德罢了。想这北海,孔文举在郡至今已四五年了吧?却一直都是黄巾横行!民因此死者有多少?武不能除贼,文不能安民,设再多的学校、荐举再多的儒士贤良、敛葬再多的无后郡人、四方游士之死者,有何用哉?自以智能优赡,溢才命世,而实误民之辈也!

“兼无识人之明,左承祖建议他外结盟友,以安郡中,此智谋爱民之谋也,他不但不听,反将左承祖残害!刘别驾劝他不要截击黄巾归众,他不从之,致使大败。其所亲信者,刘孔慈、王子法之徒,他才死多久?这两人转身就向你俩说他的坏话!当真小人也!

“则野,真正的大仁、大德,应当是像明公,除暴安民,维护一方之安,而使百姓皆能安居乐业,这才是最该称颂的啊!”

“则野”,是张文的字。其

名、字相结,“质胜文则野”之意也。

荀成一番谈论说罢,笑看张文,又说道:“则野,就像你的名、字一样,‘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若孔北海者,虚浮不实,此正‘史’也,岂君子哉!非也!”

张文、刘志心服口服,俱皆拜倒,说道:“明公此论甚是!比之君上,孔北海差之千里!”

“卿二人请起,你我闲聊而已,何必忽然行礼?”

张文、刘志起身,还坐席上。

刘志说道:“明公,公既然提及了王子法、刘孔慈,小人是也,下吏亦是这般评价他两人。因是下吏窃以为,对此两人,断然不可重用!”

荀成露出鄙视的表情,说道:“我当然不会重用他两个!然他两人素得孔北海亲近,一些有关孔北海的话,如果由他两人向外说出,会比咱们说有用。且先利用他两人一下,待用完之后,寻个合适的时机,我再把他两人逐出北海郡府就是。”叮嘱刘志、张文,说道,“办成明公交代下的这件事前,你俩先与他两人虚与委蛇,不要显露你俩对他的鄙夷。”

刘志、张文应声答道:“是。”

荀成话回正题,总结说道:“行春的事不必提,主要就是这三条,不从刘别驾之劝,致使兵、民死者数万;出大逆不道之言;发不孝的骇世之论,那两个关键人证,尽快给我带到临淄来。”

张文、刘志应道:“诺。”

荀成说道:“孔北海这件事就先不说了。我且问你俩,王脩最近表现怎样?黄巾降卒安置的情况进展何如?”

张文说道:“明公,还真别说,这个王脩不愧忠义之名,他虽然是新才投附,但办起事来,尽心尽力。下吏在北海郡的时候,见过他两次。每次都是浑身脏兮兮的,一看就是刚从安置黄巾降卒的地方回城。第二次见他的时候,鞋子都破了。端得是卖力得很!”

刘志说道:“下吏奉明公之命,对他多有注意和观察,确如则野所言,在安置黄巾降卒这事儿上,王脩恪尽职守,十分卖力。黄巾降卒的安置进展,目前来看,已经完成了近半,最多再有个把月,留在青州的二十来万黄巾降卒就能悉数安置完毕了。”

“粮食、牛、农具、粮种等物,徐州那边没有耽误运来吧?”

刘志答道:“粮食等事主要是由刘别驾负责与徐州州府接洽的,具体的东西,下吏不太清楚,但要说耽误的话,那肯定是没有的。”

荀成笑道:“刘别驾现在比我忙,这都多少天了?多半个月了吧?除了收到过他的两道来书,我是一次都没见过他!要么在北海,要么在东莱,这阵子着实是把他忙坏了。”

北海、东莱两郡是青州最大的两个郡,同时,又因为这两个郡在青州的东部,远离冀州,故是荀贞选择了此二郡作为安置留在青州的那二十来万黄巾降卒主要安置地。

这也是为何王脩、刘谦现下都不在州府,而在此二郡的缘由。

州府的两个大吏,别驾、治中。

治中,顾名思义,是主内的,主管州之选署等事,也即主管人事。

别驾,则是总理州中众务,在州中的地位仅次州刺史,其地位之高、权力之大,从其官名就可知道,出巡时不与刺史同车,别乘一车,故得此名,其任居刺史之半。

荀成名为刺史,实掌的是州牧之权,既管民事,又握兵权,军政一把抓,他自是不好轻易离开州治,故此,那巡视诸郡、安抚百姓及安置黄巾降卒等务,也就只有多靠刘谦了。

刘志、张文按荀成的吩咐,当天就派人去北海召那两个说孔融坏话的吏员来临淄。

且不必多说。

……

荀成是青州的长吏,为了维护他的威信,荀贞没有单独给田楷、秦干下檄文,因是荀成按荀贞的命令,给田楷、秦干各去了檄令一道,命他俩暂时听从赵云的节制。

檄令到时,赵云的来书刚好分别送到田楷、秦干处。

赵云书中,邀请他俩去平原郡,商议对战袁谭之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